尔刻

尤其擅长写开头,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

意气相期

意气相期



Summary:魏大勋知道白敬亭不会放他走的,而白敬亭也确实这么做了。


配对:魏大勋/白敬亭 斜线无意义


标题原句:意气相期共生死 《金错刀行》


强烈建议先阅读前文:最难平


预警:通篇白敬亭怒斥魏大勋,几乎每句话都与前文有关。




白敬亭拿着向魏大勋助理要来的备用门卡,气势汹汹地朝魏大勋的房间走。他步子迈得很急,心里焦躁的火气正无处宣泄,一跨进门就先狠狠地把门摔上了,权作接下来狂风骤雨的开场。


魏大勋正坐在沙发上背台词,剧本放在桌面上。他背得认真,嘴里正念到一句“你怎么来了”,门口突然响起惊天动地的一声“砰——”,吓得他后面的台词全忘了。魏大勋本以为是助理,正准备回头问问怎么关门这么凶,结果看清门口站着的人以后立刻就懵了。他慌张地站起来,向白敬亭走了几步,又停下。

“小、小白?”一时间他脸上惊喜和困扰全扭在一起,只能张口结舌地重复刚刚背过的台词,“你怎么来了?”


白敬亭摔过门以后依旧意气难平,没心情答话,直接怒气冲冲地走到魏大勋跟前,使了大力气狠狠推了魏大勋肩膀一把。魏大勋没防备,直接被人推着后退几步坐回了沙发上。

白敬亭没给魏大勋反应时间,紧跟着他走近几步开始冲魏大勋发火:

“魏大勋你少在这跟我装没事人,究竟发生了啥事你不最清楚了吗?”

魏大勋正想站起来安抚一下白敬亭的情绪,听完这句话就明白了,只无力地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怎么着魏大勋,给你脸了?你别以为你多活了几年就能对我的人生指指点点了,”白敬亭喘了口气,走到魏大勋面前瞪着他,“你想当演员就是梦想,我想当个导演就不是梦想了?你觉得我应该当主角演戏,我就该演戏?你以为你比我大了四岁就真是我长辈真能替我决定我的未来人生了?我告诉你,当导演就是我的梦想,和你一点儿关系没有,少自作多情了。”


“小白,”魏大勋看白敬亭越说越急,无措地想站起来,又被白敬亭瞪回去,“我这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白敬亭怒气冲冲,“你能说你不是这个意思吗?”


还真不能。

魏大勋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为自己辩驳,或许唯一能管点用的关心也不是说出口的时候。


“我喜欢谁想和谁在一起你更是管不了,你究竟是我谁啊?”白敬亭越说越委屈,“真没想到啊魏大勋,你就这么狠心呢,连个机会都不给我?”


“是你先招惹我的,你怎么好意思呢,在给人小姑娘的信里掏心掏肺,跟我这儿怎么这么能忍呢?你是想等现在这批忍者神龟退休你去接替位置是不?说什么陪我一辈子,说什么把心交给我,哪儿呢我看看,有脸吗?”


“我还真就不明白你了,怎么回事儿,你能和我助理你前任坐一块儿推心置腹,和我倒是不能聊了?哪怕你问我一句呢,问问我是怎么想的啊,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白敬亭觉得自己快要把认识魏大勋以来积攒在心里的话全数说尽了,脑子里打好的草稿也七零八落,只凭着对那封魏大勋写给助理的信的残存印象想到哪儿说哪儿。


他觉得自己也真是不太高深,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让魏大勋看透了去,还被他整一出莫名其妙的分别伤春悲秋好几天。末了还被小助理疏忽间给他看全了的信逼着,火烧火燎地急匆匆飞到这里一分钟没休息就开始这么折腾,他图什么呢。


唉,你说图什么呢。

白敬亭停顿几秒叹了口气,坐到了魏大勋对面。


“你想给我的,和我想要的,到底哪一个更好,这种问题亏你也问得出口,你平时不挺聪明吗?这种幼儿园小孩儿都明白的道理,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呢?”


“不过也行,你要真想听啊,我就跟你好好地掰扯清楚。”

白敬亭暗暗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拿出对待小朋友的十二分耐心开始讲道理,连声音都放慢了几拍。

“我问你,你想要一个苹果,我给了你一车桃子,你会开心吗?”

魏大勋欲言又止,只摇了摇头。

“那我想要你,你给了我一句再见,你觉得我会开心吗?”

“那不一样!”魏大勋有点急。

“没什么不一样,”白敬亭打断他,“你以为你在为我着想吗,但你实际上做得都是在搜寻全世界最甜的桃子而已。可你就算给我找来西王母的蟠桃我都不要,因为我想要的就只是一个苹果啊。”


“况且我告诉你,我也不是什么笼中的金丝雀儿,我也是个男人,不用你保护。我们在一起不是要谁保护谁的,我们是要并肩作战的你知道吗。舆论压力一路过来咱受得还少吗?幸福快乐也不是要你一个人保证的,是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挣的。至于人身安全更没你什么事儿了,请问你雇保镖是为了好看吗?”


“我今儿明明白白告诉你,我想要的未来,没一个没有你的。”


“我知道你胆小顾虑太多,但是有我在你身边还不能给你一些勇气吗?这场赌局里我从来不是你的赌注,我是和你站在一起的赌徒。我愿意用一生做赌注,赌一个光明的未来,你愿意和我一起下注吗?”


白敬亭抬起头正视魏大勋,目光灼灼。


魏大勋被白敬亭的眼神逼得心跳如擂鼓,荒芜心间因了他自以为散落的爱情而铺洒一地的瓦砾,正为白敬亭一句一句循序渐进的内心剖白而一片一片重新垒起。


白敬亭啊白敬亭,魏大勋轻轻叹息着握住了白敬亭的手,感到有座城堡正在拔地而起,像一抔土一抔土垒起的金字塔,在阳光下璀璨夺目,坚不可摧。


那些被魏大勋悉心隐匿在字里行间的,又克制不住尽数漫溢在举手投足间的故事,被白敬亭揪住了一点小尾巴,再用倾注温柔与包容的手轻轻一拽,就像圣诞树上叮叮咚咚的小彩灯一样,咕噜咕噜地滚了一地,全包裹着白敬亭。


好吧,那就好吧。

遇上这样的人,谁能有办法呢。

魏大勋有点无奈的愁苦,却还是满心欢喜更多。

那些你思虑万千慎之又慎的,想保护他让他远离的危险,他也并不是真的不在乎;可是他的一言一行都在明摆着告诉你,他不会改变,不会变成不像他的他;而如果你和他站在一起,他就连一点点的软肋都不会有。


愿意,那当然是愿意的。

就像站在陌生城市的边缘,灯光和飞鸟飘忽不定,连着一颗心都悬而未决般慌乱。

可是有白敬亭从光怪陆离中走出来,打碎那些海市蜃楼,就定定地站在他身边,问他愿意吗。

愿意,那当然是愿意的。

如果那是真的,魏大勋确信自己会在夜幕低垂中狠狠把白敬亭揉进怀里,因为那一定是虚假世界中唯一的真实。

而眼下,魏大勋只深深呼吸,举起白敬亭的手虔诚地吻了一下。


“你不是说你要在组里拍戏,还要兼顾谈恋爱很辛苦吗?拍戏我看见了,是真的,那恋爱呢?”

白敬亭终于平心顺气,反手握紧魏大勋的手捏了捏。

“怎么样,你不是想兼顾恋爱吗,谈吗?”


“谈!当然谈。”

魏大勋狠狠闭了一下眼,就像发射火箭前按下最后一个按钮一样,再睁开眼时神情里只剩下了坚定。

他如同无数次向白敬亭笑过的那样,绽开了一个甜度满分的微笑,开口道:

“小白,生日快乐。”


听到这句话,白敬亭终于长出一口气,心头盘桓数日的压抑一扫而空。他放松地向后仰,靠在沙发上,手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扔在了魏大勋腿上。


“今天给你带了,以后少抽点。”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197 )

© 尔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