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刻

尤其擅长写开头,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一夜#

他和家人住在一座陈旧的平房里。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家里出现了一头只有他看得见的大象。大象的身高并不高,恰好顶住了屋顶。

他非常不解的看着大象,而大象也睁开眼睛看着他。它的眼神非常温柔。他试图对它说话,试着让它走动,大象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充当着这座平房的承重墙,并温柔地看着他。

直到他有一次意外的发现这头象的右耳后有一块白斑才蓦然想起,多年前他还是个乡间医生时,曾经救过一头右耳后有白斑的小象。

【The End】

#动物是我们温柔的朋友#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二夜#

实话说,上一个任务他确实完成的不尽人意。原本可以利落隐蔽地结束委托,却因为某些羞于启齿,又难以控制的私欲导致他差点没能回来。

“这次真是莽撞了,”这位时空旅行工作者懊恼地捂着越狱造成的伤口,向着下一个任务点狂奔,同时心里默默地反省,“不然我怎么会狼狈到连停下去吃串腰子的时间都没有呢!?”

说的没错,无论是哪个时间的人们都不会对一个穿着白色百褶泡泡裙的男人视而不见的。

【The End】

#有个罪名叫有伤风化#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三夜#

“我们为什么必须一直走个没完没了呢?不能停下休息吗?”

“不能啊孩子,你要知道,如果停下来,给你提供食物和水的哥哥就会被丢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哥哥会死吗?”

“会的,不仅会死,他的尸体还会被肢解,并且慢慢腐烂。”

“那太可怕了!哥哥你放心吧我不会停下来的!”小小的秒针扭头对着电池自信满满地大声保证道。

【The End】

#乱扔电池会污染环境哟#

#就是单纯卖个萌#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四夜#

“喂——你不会离开我吧?”

“嗯,当然不会啦,离开你之后我就根本不是什么‘东西’啊!”

“那我们就可以继续这样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看着清风吹散花香……”

“对,只要我不被过路的旅人捡走。”一只毕生夙愿是指明东西的指南针无奈地回答。

【The End】

#指南针在磁铁附近会指奇怪的方向#

#应该没错吧?#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五夜#

森林里有一只有长睫毛但没有朋友的猫头鹰。因为其他猫头鹰都是晚上工作白天补眠,他却白天工作晚上睡觉。所以猫头鹰家族的大家都有意疏远他。

他只好试着与其他种族的动物们交朋友。可让他意外的是,小兔小猫小鹿似乎也不怎么喜欢他。

“为什么你们不喜欢我呢?”

“因为你半夜三更才会醒来,白天你只会睡觉!”

“不不不!我不是一般的猫头鹰!我也是白天活动晚上睡觉的!”他慌忙解释。

“我们才不信!你的眼睫毛那么长,一定是白天睡觉时用来挡阳光的!”

他拼命为自己辩解,可小动物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最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扑扇着翅膀飞起来说:“那好,我现在把长睫毛扔掉好了!”

在小动物们惊讶的目光里,他真的干脆利落地把自己的长睫毛扔掉了。

【The End】

#猫头鹰为什么没有长睫毛#

#后来长睫毛被一只小仓鼠捡走了什么的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六夜#

“啪嗒啪嗒,”小仓鼠走在森林里的小路上,“啪嗒啪嗒。”

咦,前面那是什么?小仓鼠奇怪地向前望去,似乎有呜咽声?

“为什么你这么伤心呢?”小仓鼠走到前方,看见了一只正在抽泣的没有眼睫毛的猫头鹰。

“……因为我没有长睫毛,所以……”秃眼猫头鹰的声音带着哭腔。

“所以被赶出来了吗?别伤心了,我会陪着你的。”小仓鼠安慰他。

“谢——”秃眼猫头鹰正要感谢小仓鼠,却在抬头的一瞬间止住了话音,一口朝着小仓鼠啄了过去。

【The End】

#这篇有两种(也许有更多)解释#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七夜#

他们在吵架,我苦恼地想,为什么要吵架呢?

“喂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有本事你上啊就知道在一边看着还不停地说说说&$*%#*¥……”

“你才有病吧你做的一看就不对这怎么能这样&$*%#*¥……”

哎,究竟在吵什么啦,听着头都痛了——好像你们吵着吵着就不再是小蚂蚁了似的。

而且如果你们再吵下去,好不容易找到的面包就被我吃完了啊——你们就是因为面包分配不均才吵的吧?

【The End】

#面包都没有了还吵什么吵#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八夜#

这是他睡在木屋里的第一个晚上。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在躺倒在床上之前把窗户拉开了一小截。

夏夜,山林里的清凉空气,披着星光的风,和树木沙沙的低语声都是他不想错过的美丽。更何况,这木屋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他曾经在窗边埋下过一颗圆滚滚的种子,就像埋下一个孩子纯真的梦。

第二天清早,一朵完美绽放的玫瑰沾满了可爱的露水,把他的窗子全部顶开,仰着笑颜扬着花香等待他从梦中醒来。

【The End】

#玫瑰顶开窗户是真事#

#存稿没有了好焦虑#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九夜#

“你刚转来,我给你讲讲咱们班的情况吧?”

“嗯你说,我在听。”我心不在焉的敷衍着她,全神贯注地盯着身边一朵似乎马上就要绽放的花,我还没见过花开的样子呢。

“……那个女生,你注意到了吧?就那个没有朋友的女生。”

“她怎么了?”

“她啊,其实并不是孤僻,但是就是——怪胎。”她语气神秘,“她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鬼话。比如燕子在雨中飞的时候身上有些羽毛会变成彩色啊,花开的时候会从花蕊里跳出一只小青蛙之类的……真不知道是怎么编出来的,正常人都不会信的好吗。”

“哦是吗——那她还真是想象力丰富。”我有点吃惊。

“还不止这样!她还说自己有什么洁癖,可还不是……”

她还在滔滔不绝,我却彻底把有关“那个女孩”的话抛之脑后。因为我一直盯着的那朵花终于开了,同时从花蕊里跳出了一只小青蛙。

【The End】

#愿每个人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怪胎也值得被善待#

#终于写了人类的故事#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夜#

“喂!喂!喂喂!”静谧的夜,办公室里突然传出了轻轻的说话声,“喂兄弟,别睡了!”

“……嗯?怎么?”一个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应道。

“你看孩子们又考试了,这几个孩子的分数可不怎么样啊!”

“嗯……这不正常吗?你什么意思啊这大半夜的,能不能说重点?”声音里带着一点不耐烦。

“来来来我们换个床位!换了你再睡!”

“你倒是好心……”嘟嘟囔囔地抱怨。

接下来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第二天,成绩不太好的孩子们都陷入了不可置信的喜悦中。因为他们原本分数的个位与十位数字统统调换了位置。

却有一个小姑娘哭丧着脸一言不发。

——她的卷子上有一个大大的红色的55分。

【The End】

#我的化学挂了啊呜呜呜#

#好像就是考了55分#

#没法活了#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一夜#

“萧炎,”我压抑着满腔几乎要奔涌而出的愤怒,“只要伤害了小舞,就算你是炎帝,我唐三也照杀不误!”

对面那位另一个世界来的炎帝面容平静,却紧绷着身体向前走了一步。

于是下一秒,战斗爆发。

我满脑子都是小舞奄奄一息的样子,双眼血红,甚至出招也有点乱了方寸。我知道,如果这场战斗不能赢,小舞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而他则举手投足间尽是帝王风范,环绕在一招一式间的异火更是让我束手束脚……

终于,在他手上托起又一朵佛怒火莲时,我感到自己力不从心了。拼命凝起最后一点内力,打出了最后的保命暗器。接着,就从高高的天空中坠落——

“啊——!”我满身冷汗地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环顾四周。还好还好,我还是那个有一个简陋卧室的平凡男人。

没管还开着玄幻小说页面的电脑,我迅速地从电脑椅上站起来走到客厅,把正在上网的女朋友紧紧抱进怀里。

——太好了,我还拥有你。

【The End】

#玄幻+爱情,我尽力了#

#来自Bremen.的点文#

#嗯开放点文,如果不嫌弃我#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二夜#

“少年人,你这是要去往何处?”

他被一位老人拦住。

“老人家,”他快步上前搀住老人,“我是准备穿过前面那片集市去喝坛酒,再沿着河道向上走的。”

“咳咳……”老人咳嗽了两声,哑着嗓子道,“向上走?你是崔家人?”

他心下一惊,正待细问,老人却又道:“你还是别回去的好,现在崔家可是一片断井颓垣啊。”

“老人家,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从未听说?”他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老人却缄口不再言语。他也毫无办法,只好抱拳向老人告辞。接着青衫一抖,便急急朝着崔家的方向去了。

老人目睹着青衫少年渐渐远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慢慢地行至集市边界,走入一家门前正有黄绸旗帜猎猎飞舞的临河木屋。

“一坛这儿最好的酒。”老人道。

“哎您来得正好,每天这时候总是只剩下了最后一坛!”小厮笑道。

【The End】

#七旬老人竟欺骗无知少年#

#为老不尊是为哪般#

#就是为了一坛酒#

#古风,我真的真的完·全·不·会·写#

#来自荣苏的点文#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三夜#

“别担心了袜子,”洗衣机慢慢的说,“今天你一定会变得干净的。”

已经被藏进床单下一周的脏袜子苦着脸说:“别骗我啊大哥,现在我身上的味儿我自己都忍不了了!”

“不信吗?”洗衣机示意袜子看那对夫妇,“你听。”

“喂懒虫,”她看着他忙忙碌碌的背影笑,“怎么了你今天?居然还开始擦桌子扫地了?”

他有点尴尬地直起身子笑了笑,一滴汗滑到脸边:“今天是五月一日啊,我可是很想吃你做的饭的。”

【The End】

#五一劳动节#

#不劳动不得食#

#今天的故事有两版#

#不知道哪个更好#

#见下#

【第二版

“喂懒虫,”她看着他忙忙碌碌的背影笑,“怎么了你今天?居然还开始擦桌子扫地了?”

他有点尴尬地直起身子笑了笑,一滴汗滑到脸边:“今天是五月一日啊,我可是很想吃你做的饭的。”

在一旁的洗衣机凝神听完他们的对话,欣慰地摸了摸怀里一周没洗的脏袜子:“放心吧袜子,今天你一定有机会洗澡的。”

#五一劳动节#

#不劳动不得食# 】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四夜#

月光下,书柜里的书本们在窃窃私语。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吉檀迦利》,是泰戈尔命名的。”“怪不得这么老成,我是现代人写的《天空之蜂》。” “那你呢?”“哦我是个童话,《小王子》。”

书本们声音低低地聊着一些过去与未来,幻想与现实,悲凉与救赎的故事。

而书柜顶层,一本非常厚实的书却一直缄默不言,昏昏欲睡。

很快,几乎全书架的书都注意到了它。

大家有点恶意地揣测着:“这书太清高了。”“块头大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吗?”“它一定觉得自己非常有价值呢!”

终于,它旁边的一本小小的《格林童话》忍不住问它:“为什么你这么沉默呢?你是一位长者吗?”

这本厚书缓缓地开口道:“小家伙,你好。我的名字是《圣经》。”

“噢……老…老先生,您好。”

“我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我在思考。”

“那么您在思考什么呢?”

《圣经》示意《格林童话》看向书柜旁的书桌。书桌上有一摞很高很高的书本。

“你瞧,它们是谁呢?”

书桌上的书本似乎很迫不及待地想参与到对话中来,因此兴奋地大声回答着:“你们好!我们虽然是由好多本书组合起来的,但是我们有个通称!叫《作业》!”

【The End】

#呜呜呜不想写作业#

#为什么作业这么多#

#下图是比故事本身厉害很多的解读#

【解读(By 剪刀): 如果说圣经能解放人精神的束缚 那么作业就是精神的枷锁了 圣经在想什么我也能知道一点了 那就是——传教 】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五夜#

“哟呼——!”“啊哈哈——!”“嘿——!”

化学元素周期表里的大家大多都非常活泼好玩。他们整天都在不停的抱团翻滚。同样也有许多暗流涌动的爱恨纠葛。

比如钠离子和氯离子经常成对出现却貌合神离,而钡离子和硫酸根离子一遇见就如胶似漆的缠绵。

浓硫酸是这一大群孩子们中最沉稳的一个,同时自视甚高,对于孩子们的玩闹永远不屑一顾。

而家族中几乎是最受欢迎的一氧化二氢很想帮助浓硫酸先生放弃他自己可笑的想法,对别人友好一些,但总是失败。终于,这一天艰难的决定——直接跳进浓硫酸里与他进行密切交谈!

浓硫酸先生对此的反应是轻轻嗤笑了一声:“呵,无知者无畏。”

【The End】

#水入浓硫酸哈哈哈#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嘭!#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六夜#

“这是什么书啊?”课下,一群男孩子习惯性地围在一起扯皮,平时极其活跃的他却一直低着头看书,自然少不了好奇的疑问。

“《麦田里的守望者》。”他头也不抬地回答。

“怎么,好看吗?”

“还行,”他语气怪怪的,“我看了五页,至少出现了十个‘他妈的’。”

听了这话,男孩子们都笑了起来。他却又补充道:“不过感觉还不错,我要是喜欢哪个姑娘,就把这本书送给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更猛烈了,甚至还有人揶揄他:“送这种书你到底是想告白呢还是想绝交啊哈哈哈!”

男孩子们喧闹的声音填满了整个教室。

周末,她走进书店,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平装版《麦田里的守望者》。正准备去付款,却被突然出现的他截住手腕。

“喂——你干什么!”她有些心慌。

“你能不能别买这本书?”他的声音居然有点抖,“我正准备送你一本精装版啊……”

【The End】

#双向暗恋#

#《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书我不喜欢#

#真的有很多“他妈的”#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七夜#

升旗仪式上,她反常的没有懒散的和身边朋友闲扯,而是支棱着耳朵,凝神细听着“国旗下的讲话”。

事实上,这周的演讲与以往的没什么分别,一样的沉闷无趣。但是,这次的演讲者,是她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男孩子啊。

“作为中学生,我们要……”

沉闷无趣的句子由他读出来,似乎每个字都被柔柔的裹上了一层阳光,在她脑中盘旋升腾,最后汇聚成一句“我喜欢你!”。

“在这次演讲的最后,我要说的是……”

国旗下的少年微笑着。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一声盖过一声的告白,和身边同学们的不安骚动,令人措手不及地同时发生了。她茫然地抬起头,旁边朋友的笑容还带着不可置信:“你听见了没!他向你告白了!在演讲的最后!”

什、什么——!?

她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周围越来越躁动的人群,心里被暗恋的人告白的喜悦却飞快的褪去,只留下了满心对他的担忧。

什么啊,怎么在这种时候告白!这可是……可是当众违反校规,会被开除吧!?至少也是记大过啊怎么能这样……

“喂!”正当她满脑子的思绪搅成死结时,忽然被人拍醒:“发什么呆呢!你喜欢的人正要在国旗下演讲你都不看!”

她这才清醒过来,就像刚刚在幻想中一样,认真的支棱着耳朵听他演讲。

突然,她震惊地睁大眼睛——天啊,他说什么!?

国旗下的少年冲着她的方向微笑着开口:

“在这次演讲的最后,我要说的是——”

【The End】

#告白就要大胆#

#可是他到底有没有告白呢#

评论
热度 ( 2 )

© 尔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