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刻

尤其擅长写开头,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八夜#

“哈——欠,”杯杯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接着奋力睁大眼睛继续看着面前的卷子。

“啊我好困!”她痛苦地想着,“为什么我不能去睡觉……咦等等,我明明可以去睡觉!”

于是她愤然离开书桌,去睡觉了。

【The End】

#就是这样我懒得写故事了#

#考完试再说#

#我好困#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十九夜#

“咚咚!”沉寂了一整个冬天之后,小白熊的家门忽然被敲响了。

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小白熊不舒服地抖了抖耳朵,又在枕头上蹭了两蹭,继续睡了过去。

可敲门声却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更猛烈了:“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几秒钟后,梦中正要咬下一大口蜂蜜蛋糕的小白熊终于被吵醒了。小白熊意识到这恐怖的噪音是撞门声时,浑身都燃起了熊熊怒火。他愤怒的从柔软暖和的被窝里站起来,冲到门口,准备好了要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给那个该死的撞门的家伙狠狠来上一熊掌——

而开门之后,小白熊惊诧地发现,敲门的是一只小仓鼠。

这只小仓鼠正抬头看着他,两颗黑亮的小眼睛眨了眨:“快来玩捉迷藏吧,大家全都藏好了,就等你了!”

小白熊抬头望了望这许久未见的世界,满眼都是生机勃勃的春天。

【The End】

#小白熊睡醒了所以我也回来了#

#虽然现在已经是夏天了#

#I am back#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二十夜#

“这是一件能让你隐身的斗篷,”她面前的中年男人正在喋喋不休,“这件斗篷制作精良品质上乘,而且几乎没有重量,穿在身上绝对感觉不到,并且它可以让你隐身……”

她一语不发,只用不屑的眼神瞥了男人一眼。

“你别不相信,它绝对可以让你隐身!”男人有点急了,他摊开斗篷,搭在了自己左手臂上。果然,男人的左手臂整个都消失在空气中了。

她这才有了点兴趣,转过眼来认真的看了看,问:“只要接触到皮肤的地方就会消失?”

男人颇为自得地点了点头。

“那穿上之后手脚怎么办呢?”

“这你放心,这斗篷实际上是件连体衣,浑身都会被包裹住的,”男人一边说一边摊开斗篷给她看,“你看,连帽子都有。”

她被挑起了十二分的兴致,很快讲好价钱付了款。

当她兴奋的站在镜子前穿好斗篷后,她变成了一张脸。

【The End】

#斗篷是件连帽衫#

#所以只露出了脸#

#没有对某人的恶意#

#求不@某人#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二十一夜#

“这儿太黑了,我得找点东西照明。”他一边翻着背包一边低声说,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身边的朋友听。

很快,他就点燃了一小块黑乎乎的东西。幽暗的光线把黑暗的墓道照的阴森可怖。

“你点的这是什么?”朋友问他。

“不知道,管他呢,能照明就行了。”他随口回答。

朋友不依不饶地凑过来,仔细看了看那块东西。

“喂!这是犀牛角!快灭了它!点着这个能看见鬼!”朋友忽地惊叫起来。

“看见就看见吧,我又不怕……”他还没说完,朋友就干脆利落地抢过犀牛角灭了火光:“你傻啊,点着这个鬼也能看见你!”

一瞬间,世界重新回到了几分钟前的一片漆黑寂静。

他呆滞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身边的朋友也在黑暗到来的那一秒消失了。

“我当然知道犀角的作用……”他喃喃自语,“但是我怎么舍得就让你死在那种地方呢……我……好想再和你一起……继续走下去啊……”

【The End】

#听说犀牛角点燃能看见鬼#

#朋友请别走#

#杯杯的一千零一夜#

#第二十二夜#

自从家里那只猫死去之后,各处的流浪猫似乎都越来越黏她了。她有些头疼地想。

她是很喜欢猫,可照这样下去,她自己会浑身都染上猫饼干的味道的。

和朋友分别后回到自家小区,她依然是被一群猫围着。她无奈又开心地把猫饼干分给它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小腿上那个死去的猫给她留下的标记。

【The End】

#标记的意思是“这个人很喜欢猫你们快来”#

#就算我死去了也希望有猫陪着你#

评论
热度 ( 2 )

© 尔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