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刻

尤其擅长写开头,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

恨不能写出北京味

他是五班最高的人。
堂堂一米九的身高,身子骨却弱得很。整个人瘦的皮包骨,皮肤还黑的显脏,总之像个穿着像样的高个乞丐——如果不看脸的话。
没错,无论这人有多少乞丐相,脸却没白瞎了这听上去就帅气的身高。
他虽然黑,却脸小,颧骨稍高但不突兀;一双湿漉漉的鹿眼配着的是长长的睫毛,阳光打下来睫毛的阴影全隐在黑皮里了。
眼下他正走在清晨的冷风中,像大多数瘦高个儿一样,他晃晃悠悠的样子像是两条细腿撑不起这副过高的骨架。
他晃过了迎面而来的人群,晃过了路灯与朝阳的阴影,最后晃进了另一个人的呼吸里。
“嘿张哥!”他从背后一把揽住他张哥的肩膀,接着没骨头似的挂在那宽阔肩膀上了。
张哥是他的顶头上司,却也是他最好的搭档。俩人曾搭伙上过山下过河穿过丛林蹚过沼泽,艰难的野外生存训练让他们骨骼坚硬,身板坚挺,意志刚强,站在队列里就是一杆钢枪。
可他一脱下那身绿皮,整个人就软塌塌的只想靠着什么支持物。张哥看他这颓丧模样非常反感,常常像折腾新兵小崽子一样折腾他。他也任由张哥折腾,被踹了膝盖弯反而腿都懒得打直,被砸了肩头反而变本加厉地往人身上趴……几次过后张哥实在管不了他,只能盼着这面条人能披上绿皮再来见他。

评论 ( 9 )
热度 ( 3 )

© 尔刻 | Powered by LOFTER